坦桑尼亚或许是地球上人类已知最古老的聚居地区;迄今为止发现的原始人类和史前人类化石可追溯至两百万年前。最近,坦桑尼亚被认为是库希特语族和克瓦桑语族等原始游牧民族的聚居之地。约2000年前,班图语族经过一系列迁徙才从西非搬至此地。

十二月:曼雅拉湖上翩翩起舞的火烈鸟

曼雅拉湖无疑是赏鸟爱好者的天堂,在这里可以看到成群的鹈鹕盘旋在湖面上空伺机捕鱼的情景。水位较浅时,您可以看到湖面上栖息着成千上万只迷人的粉红色火烈鸟。

曼雅拉湖国家公园中,可以看到不计其数的火烈鸟饮用接近沸点的热水,看到它们在温泉和喷泉边觅食或饮水的壮观场面。

一月:攀登乞力马扎罗山的完美时间

乞力马扎罗山是非洲的最高峰,高耸在坦桑尼亚的热带稀树草原上。它是世界各地登山者的钟爱之地。攀登乞力马扎罗山无需任何经验技巧,普通人也可前往攀登,尽情享受户外生活,挑战自己的耐力!

登顶的过程需要当地导游的陪同。对于是不想花几天时间攀登乞力马扎罗山的游客而言,即使从山脚仰望也会对此迷人的山峰心驰神往。莫西小镇是乞力马扎罗山的门户,即使不登山也可以来这里畅享壮丽迷人的景色。

二月:牛羚在塞伦盖蒂平原上产下幼犊

塞伦盖蒂平原牛羚迁徙是全球最浩大的野生动物迁徙运动。约有150万头牛羚进行迁徙,同伴而行的还有瞪羚和斑马。

这些食草动物群会聚集在塞伦盖蒂平原东部,每年产下50多万头幼犊。牛羚天性坚韧执着,不顾鳄鱼等捕食者的威胁,浩浩荡荡穿越多个保护区和国家公园。观赏野生动物大迁徙的同时,还可欣赏到塞伦盖蒂的各种植物和无限迷人的景致。

三月:鲸鲨浮现尼姆巴岛

《康泰纳仕旅人》杂志将尼姆巴岛评为全球三大最浪漫海洋旅游目的地之一,这个终极人间天堂会超乎让所有人的想象。您可以在婆娑树影下的私人别墅中尽情放松身心和灵魂。

尼姆巴岛是距桑给巴尔岛海岸线一公里之遥的私人小海岛。这个海滩天堂上分布着洁白柔软的沙滩和迷人的木麻黄树。潜水爱好者可以在达40米深的珊瑚悬崖周围尽享浮潜和水肺潜水。尼姆巴岛是世界上仅有的几处可以与世界最大鱼类 - 鲸鲨共同潜水的地方。

四月:动物迁徙大军开始向北踏入塞伦盖蒂平原

动物迁徙大军开始向西部和北部水草肥美的草原迁徙,直至四月才会结束。大迁徙时处雨季,所以很难跟上它们的步伐。漫长的雨季到来之时,动物从光秃秃的南部草原向北迁徙,进入西部走廊上葱葱郁郁的平原。

五月:野花遍布恩戈罗恩戈罗火山口

恩戈罗恩戈罗火山口及其保护区内坐拥无比迷人的自然风光、种类繁多的野生动物、纯朴的原住居民和许多考古遗址。海拔2286米的火山口是全球保存完整的最大火山口。覆盖火山口的大片绿草渐已变黄,迷人的野花点缀其中。该火山口通常被称为“非洲的伊甸园”和“世界第八大自然奇观”。恩戈罗恩戈罗火山口是人与野生动植物和谐共存的自然天堂。慕名来此的游客,定能享受一番趣味无限的体验。

六月:野生动物横穿格鲁美地河

六月,迁徙的野生动物大军穿过坦桑尼亚格鲁美地河的场景绝对震撼人心。水位过高时,牛羚等动物可能会溺水,垂死挣扎之时,潜伏于此的许多鳄鱼会竞相抢食。这种壮观无比的场面会直让人唏嘘不已。

七月:迁徙大军前往西部走廊

七月,雨季结束,旱季接踵而至,这也意味着动物群会开始向西部走廊迁徙。牛羚会带头前往北部的塞伦盖蒂平原,此时,西部走廊也迎来了牛羚浩浩荡荡赶赴而来的震撼场面。您可以看到不计其数准备渡过格鲁美地河的牛羚和斑马,以及河中耐心等候的鳄鱼。漏斗形地势从中部的塞伦盖蒂平原一直向西延伸至维多利亚湖岸附近的公园。

八月:马哈勒山国家公园黑猩猩追踪之旅

马哈勒山脉国家公园是非洲最为独特的safari目的地之一。因水晶山脉而著称,这里的迷人风光世间罕见,此外,这里还能享受非洲最完美的黑猩猩safari之旅。层峦叠嶂的山脉一直延伸到旁边清澈见底的坦噶尼喀湖,连同湖边迷人的沙滩,共同营造出令人感叹不已的极致美景。

马哈勒山脉黑猩猩属于“M”族群,是全球最大的灵长类动物学研究的一部分,日本京都大学正对其展开研究。游客可以目击黑猩猩嬉戏和猎食,甚至交配的过程。

九月:鲁阿哈和塞鲁斯国家公园旅游旺季

坦桑尼亚南部的塞鲁斯和鲁阿哈国家公园是非洲规模最大但游客较少的两大国家公园。九月重游实属一次完美之旅,您可以在这里尽情体验原生态狂野不羁的坦桑尼亚。

前往此处旅行的好处是可以纵览种类繁多的野生动物,包括大量的食肉动物、体型庞大的野牛和象群。较之塞鲁斯国家公园,鲁阿哈国家公园展现出更为原始狂野的风情,拥有更完美的野生动物观赏视角,但是无法体验乘船safari之旅。鲁阿哈国家公园的一大特色在于,尽管是坦桑尼亚最大的国家公园,但这里度假营地却极少。总体而言,游览这两大国家公园经济实惠,又能领略到非洲惊艳的一面。

十一月:迁徙的野生动物返回塞伦盖蒂平原

十一月的少雨时节,野生动物群体向南方大迁徙。在此期间入住克莱恩营地,可以欣赏场面极为壮观的牛羚大迁徙。许多人会选择Lobo区的营地帐篷。十一月末,迁徙的动物群重返南部的塞伦盖蒂平原,准备生产幼犊,从而完成“生命的交替”。